他住在北校区

2018-09-30 19:18

一些同学表示,清走书籍,学生会错拿东西,甚至引发争执。但多数同学则赞同图书馆的做法,认为公共资源不应“私有化”。(陈仕燕 本报记者 张鹏)

据了解,对于学生占座,一些老师表示,图书馆禁止占座,一般在关馆后,都会把堆放在桌上的书籍清理到一个固定的地方。

贵州师范大学图书馆的钟老师告诉记者,师大图书馆建于80年代,当时设计能容纳的学生人数为五千人。近几年来,学生人数增多,然而图书馆并没扩宽。相反,随着图书馆藏书逐年增多,书库反而占用了一部分阅览室。

“教育部规定的阅览座位与学校人数比为1:4,图书馆的设计规模为1名学生占2平方米的面积。现在,师大的图书馆面积为1.2万左右平方米,而学生人数近1万人。”钟老师说。

贵州大学的大四学生小罗表示,他住在北校区,因学校开放的自习室有限,估计就10个左右,因多是陈旧的教室,冬天感觉有些阴冷、“偏僻”,且距离宿舍远。他宁愿去图书馆看书。

贵州大学北校区图书馆的肖老师介绍,该校区共有两个图书馆,老图书馆主要用来藏书和借阅书籍,阅览座位200个左右,学生一般都去新图书馆看书学习。不过新图书馆有1千余个阅览座位,而北校区则有1万多名学生。

“临近期末考试时,很多同学一大早就来图书馆排队占座,队伍长达两三百米。”在贵州师范大学,一名学生表示,图书馆文献丰富,方便查阅资料,环境幽雅,很多同学都愿去图书馆学习。

此外,自习室一般第二天都有课,不能长期放东西。而图书馆有监控,不用担心被偷。

由于人多位置少,贵阳市一高校学生为了占座,用铁链锁住椅子(本报昨日报道)。记者昨日走访几所高校发现,图书馆内占座现象普遍存在,主要是近几年来,学生人数在不断增多,但图书馆却并没有扩宽等有关。